【地评线】北方网评:把握好中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11-05 07:44

内容提要:“十三五”时期,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我国克服了各种困难,如期完成了规划所确定的各项目标,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历史性跨越,成就辉煌。

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天津北方网讯:“十三五”时期,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我国克服了各种困难,如期完成了规划所确定的各项目标,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历史性跨越,成就辉煌。“十四五”规划编制工作,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人民至上”,其中一项基本工作就是要在对目前中国全面发展所处的时代背景进行深入而具体地分析的基础上,系统分析“十四五”时期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这是编制好规划的重要基础,也对落实好规划和统筹安排好后续各项工作具有重要意义。综合“十三五”时期以来各方面的发展情况,关于“十四五”规划编制工作的阶段性特征,可以简略地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工作压力加大,面临着在复杂形势下准确把握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基本任务。“十四五”时期,整合力量,调动和盘活各种资源,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为改善人民生活奠定更为坚实的基础,切实推动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的一面,依然是一切工作的基础。但是,与“十三五”时期不同,我们不仅继续面临着各种结构性、体制性的问题,还要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不稳定对社会造成的不确定性,尤其要面对世界经济衰退、金融市场动荡、贸易和投资萎缩、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盛行等共性问题,面对政治打压和国际往来受限等特殊困难。这就使得我们在参加国际合作与竞争,寻找新的增长点等方面,都面临着日益严峻外部环境。2020年5月,党中央提出要充分发挥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今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强调,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培育新形势下我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这是基于把握国内外政治和经济发展大势所作出的重大判断,是“十四五”规划编制工作,特别是经济工作务必要遵循的基调。

第二,“十四五”时期城镇化将冲击60%-80%的“半山腰”,社会成员构成进一步发生变化,城乡关系将出现新的历史性特点,对城市发展和管理工作“软件”水平的要求将会更高。到“十三五”时期的末期,我国农村居住人口已减少到5.5亿左右,城镇化率达到了60%上下,农村户籍人口也减少到了6.3亿左右;农业劳动者则历史性地减少到了2亿人以下,只占到所有劳动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这就意味着从“十三五”时期开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面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并将在“十四五”时期渐次冲击城市化率70%、80%两个更加具有标志性的阶段,形成若干个几千万人口的高水平“城市群”“城市带”已是势不可挡。因此,需要拿出一系列重要举措,包括有力的制度和体制创新,也包括科学的政策投入。随着农业劳动者数量的进一步减少,包括2.9亿农民工在内的第二三产业蓝领工人、白领员工和专业技术人员数量的稳中有增,中等收入群体较大幅度的增加,各类市场主体公平竞争将会带动“新阶层”的发展。但是,换一个角度看,就会发现,城镇户籍人口还只占总人口的45%左右,也即与实际生活在城市的人口相比,还有5个百分点的差额。在改革开放进入第五个十年的时候,这种由历史遗留的“准身份”因素所引发的现象显然不可持续,需要在“十四五”时期通过城镇化进程及相关改革措施来予以压缩,完善新型城镇化战略,以进一步满足人民群众的物质和精神生活需求,同时也可以适应扩大内需的要求。

第三,历史遗留的“不平衡发展”问题依然存在,包括区域差距在内社会差距诸现象仍将存在,但会出现一些新的特征,需要积极予以应对。在“十四五”时期乃至今后很长一个发展时期,以收入分配差距和地区差距为典型的“新”“老”发展差距依然会存在,并会出现新的形态或种类分型。比如,与其他国家不同,我国贫富差距中的主要成分是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和行业差距等因素交织其中。这就使得我国的收入分配差距,虽然可控,但解决起来又非常棘手,需要通过长期、系统的对策组合来逐步解决。在这方面,“提低扩中限高”是一个被人们普遍看好的改革思路,但是需要变为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所强调的“扎实推进共同富裕”的有针对性的对策组合,需要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变为人民群众能够感受得到的现实发展趋势。

第四,在教育文化卫生事业的建设达到新高度的情况下,面对新的“不平衡发展”的问题,政府、企业、社会组织都会加大对教育文化卫生事业的重视和投入。“十四五”时期,重点要面对的仍然是各种对资源的均衡性供给的需求,比如进一步通过对公立医院、公立学校等事业单位的改革,进一步满足群众对优质教育医疗资源的强烈愿望,特别是在推动城乡公共服务一体化方面摸索新的办法等。在这方面,从实现各级各类重点学校与普通学校合理均衡发展等重大问题,到实现垃圾分类处理在城市真正落地这样的“细枝末节”问题,都是对治理水平的考验。

第五,当前全球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特别是以深度学习、跨界融合、人机协同、自主操控为特征的新一代人工智能不断取得突破,并成为又一轮产业变革与科技革命的重要推动力量。这在极大提升生产生活品质的同时,也使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更加具有不确定性的风险和挑战,从而对“十四五”时期乃至更长时期的社会治理、科技创新、基础研发、教育培训等都提出了更加专业化、多元化、敏捷化的需求。现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都把大力发展人工智能作为提升国家竞争力和国家治理水平的主要抓手和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并向教育、医疗、养老等民生领域扩展,并且在包括5G开发在内的诸方面为我国制造障碍。在这些领域,要抓紧做好各项制度性和联合攻关等机制性安排,监管机构应当以深厚的专业化知识作为治理基石提前布局,以应对可能出现的隐私保护、算法黑箱、专业维权等方面的管理问题,推动相关方面治理多元化发展的现实需要。

第六,从21世纪初启动的服务型政府建设进入“总结期”,政府职能转变将进入新的阶段。在改革开放,不断探索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基础上,党中央逐步明确“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的基本职能;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中,又补充“环境保护”作为政府的重要职责。其间,我国的公共服务和应急管理的水平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人民群众在民生方面的获得感显著提升。在编制“十四五”规划的过程中,要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上明确指出的“建设人民群众满意的服务型政府”为思想为指导,使公共服务的水平和政府服务经济发展的水平都能够在已有基础上有更大幅度提升的。在这方面,要进一步加快推进“放管服”改革,不断改善政务营商环境,特别是力争使政府监管能力这个瓶颈环节的建设有明显突破;做到切实下放、管规并重、有效服务,使市场、社会和网络资源得到激发;要更加注重树立服务民众、服务社会的观念,回应民众关切,提升服务的便捷度。现在,网络的物理覆盖已全面实现,但网络的接受能力差异巨大,对网络的“低接受”“零接受”群体不在少数,因此,在推进网络服务方面,要解决网络“弱势群体”的实际需要,实现传统和现代管理方式的有机融合。同时,要注意转变政府职能过程与大部门体制改革、建设简约高效地方管理体制等的有机整合,从而在机构编制改革、行政区划改革等方面寻求新的进展。

总之,“十四五”时期,既要充分重视历史遗留的“不平衡问题”的解决,又要在新产生的“不平衡发展”方面有新的招法。“十四五”规划将向世界展示出一份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能够保证未来五年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中国社会发展共同行动纲领。

(作者单位:天津市委党校公共管理教研部)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